<big id="1pf9r"></big>
<sub id="1pf9r"><thead id="1pf9r"></thead></sub>

<progress id="1pf9r"></progress>

首頁>檢索頁>當前

共同的思維: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心理途徑之三

發布時間:2020-11-12 作者:李靜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提要:歷史上,中華民族逐漸由眾多分散的民族群體走向文化自覺的民族共同體,這個過程亦是其共性思維聚合與發展的過程

共同思維的培育和提高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重要的心理途徑。思維是人類的高級心理活動,恩格斯曾指出:“思維與存在的關系是哲學的基本問題?!毕胧裁春腿绾蜗肴Q于我們生活的客觀世界,我們生活的世界、周圍的客體為大腦提供了思維內容。中華民族作為一個共同體,其思維內容、思維方式等因其所生活的共同地域、所經歷的共同生活和共同事件、所面對的共同問題等表現出趨同性。群體或共同體所表現出的思維活動是其重要的心理過程,對共同體意識有著重要的整合與凝結作用。

據研究,思維方式與人格等有一定關系,對群體而言,思維方式與民族性、國民性等有著一定關系。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西方人的思維、東方人的思維,或者美國人的思維、中國人的思維。

一個民族共同體有著共同體特有的內涵與外延。無論是前面提及的共同的認知、共同的情感,還是后面將要提及的共同記憶、共同培育等要素,對共同體進行了框架建構,這個框架構成了一個“容器”,在此容器中的人們,其思維內容、思維方式會表現出同質性特征。思維內容和思維方式與其生活地域的生態、歷史、文化、人類活動等關系密切,即“想什么和如何想”的問題。在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形成與發展過程中,經歷了無數歷史事件的綜合作用,既有內部政治、經濟、人口、文化形態等變化的吸引力和融合力,也有面對外來入侵形成的合力和內聚力。在這些因素共同作用下,中華民族作為一個共同體逐漸由眾多分散的民族群體走向文化自覺的民族共同體。這個過程亦是其共性思維聚合與發展的過程,在思維內容與思維方式上表現出高度一致性,即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成員在一個“容器”中“Thinking”。在這種共有現實感的基礎上,才有可能產生共性的思維。中華各民族共同生活的山川河流、共同經歷的政治經濟與歷史文化等,是我們思考的主要內容;中華各民族自古以來交往交流交融的生活實踐、各民族經歷的不同王朝的更替、鑄就的五千年文明史、凝結的休戚與共的民族關系等,影響了我們的大腦如何思考。這些共性的思維內容和思維方式在不知不覺中就形成了共同體的思維模式和思維習慣,并融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的語言和行為習慣都從屬于思維習慣。

共同的思維是共同體意識重要的心理過程,亦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重要的心理途徑和心理指標之一。一個人們共同體擁有一個共性的思維“容器”,其內容亦具有共同特性,這就是我們“想什么”的源泉。從群體心理過程來研究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非常重要,其中共同的思維是一個核心過程,沒有共性的思維內容、思維方式就沒有共同體的未來。因而,在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心理過程或心理途徑中,共同的思維是核心內容之一。

作者簡介:李靜,蘭州大學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培育基地教授,蘭州大學西北少數民族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民族心理、民族文化及女性人類學方向的教學與研究工作

*本文系2020年國家社科基金研究專項“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心理機制研究”階段性成果(項目批準號:20VMZ011)。

(《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0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yqg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天天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