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1pf9r"></big>
<sub id="1pf9r"><thead id="1pf9r"></thead></sub>

<progress id="1pf9r"></progress>

首頁>檢索頁>當前

測評學生“最近發展區” 推進教育評價改革

發布時間:2021-01-06 作者:秦建平 來源:中國教育報

歲末年初,推進落實《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成為全國教育系統新年的重大教改工作。這是新中國第一個關于教育評價系統性改革的文件,具有劃時代意義。此次評價改革的核心,是要完善立德樹人體制機制,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破除“五唯”頑瘴痼疾。在基礎教育領域,重點是克服唯分數和唯升學,要求中小學健全學校內部質量保障制度,克服重智育輕德育、重分數輕素質等片面辦學行為。

在傳統方式和常規路徑中,提升學業成績與發展學業之外的技能和品格等綜合素質,客觀上存在時間矛盾。運用測量學技術和統計方法測評學生學習的最近發展區,在此基礎上將大數據與現代教育評價原理相結合,找準訓練點,幫助學生實現最近發展區,可以節省簡單重復練習時間并提升成績,是推進教育評價改革的科學路徑。

實施個性化指導

助力教學減負提質

最近發展區,是蘇聯心理學家維果斯基最先提出的概念,指的是學生實際發展水平與潛在發展水平之間的距離。實際發展水平是指學生獨立解決問題的現有水平,潛在發展水平是指學生在教師指導下或更有能力的同伴幫助下解決問題的水平,兩者的距離就構成了每個學生的最近發展區。

最近發展區測評相較于傳統測驗方式,其優勢在于:一是最佳的教學發生在最近發展區。維果斯基認為,教學難度和內容低于學生現有的發展水平,不會促進學生的發展,教學是無意義的,而潛在水平以上是學生無法達到的層次。因此,他認為,最好的教學應走在發展的前面,教學目標的制定應關注兒童發展區域的上界。二是找到了學情分析和個性化教學的科學路徑。測評出學生的最近發展區,能夠精準分析學情,實施個性化指導,并為每個學生量身定制統一測驗后的補救性練習題,提高作業設計質量。三是最近發展區有助于實現減負提質。傳統教學使用的“題海戰術”沒有抓住學生個體知識、能力增長的關鍵點。據大數據統計,60%左右為無效練習。大量無效練習導致學生課業負擔過重,不僅提升成績效率低下,而且損害學生身心健康。只有診斷出學生的最近發展區,并在學生的最近發展區開展教學輔導、進行精準的針對性練習,才能夠實現最佳學習效益,達到切實減負同時又明顯提高成績的目標,幫助學生掌握考試之外的其他技能,為學生參加有助于全面發展的課外活動留有更大余地。

動態及時精準測評

預測學生未來學習

由于學生的最近發展區帶有很大的個體差異性,在同一個班級中,教師很難把握每個學生的最近發展區,且最近發展區具有動態性,隨教師的教學而變化?;谝陨弦蛩?,教師更難以及時把握學生最近發展區。因此,憑教師的日常經驗和傳統的教學觀察,難以真正用好最近發展區。那么,對學生最近發展區的動態、及時、精準測評,就成為教學中用好最近發展區的前提條件和關鍵環節。

對于最近發展區的測評,研究者早期采用的是經典動態測量模型。研究者將智力測驗項目進行動態化改編,摒棄以往智力測驗中不指導、不干預的靜態測量方法。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國心理學家博德歐夫設計的“前測—訓練—后測”程序。先給兒童呈現一個類似智力測驗的前測,要求獨立解決,若沒有解決,測驗者便逐步提示直到問題解決,最后進行后測。用提示量或前后測成績的增長、遷移程度等表示最近發展區的寬度。這類測量雖然較之傳統智力測驗具有一定的優越性,但是訓練的輔導也不同,后測結果不一樣,所測得的最近發展區或者說潛在能力也不同。而且,這個測評結果只反映了學生經過訓練后所達到的一個新的現實水平,不能預測學生未來的學習。

新近的多變量復合建模動態診斷方法,則比較好地規避了經典模型的缺點。近年來,筆者在實證研究中結合學習潛能與學習成績等多個變量,運用多種方法進行數據建模,動態診斷教學真實場景中的學生即時最近發展區。這里的“動態診斷”指測評教學過程中任意時間學生的“即時最近發展區”,與經典模型中的“動態測量”不同。在此基礎上,再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推題,輔助實現最近發展區。

設置有挑戰性目標

發展學生高階思維

英國2012年修訂頒布的《教師標準》教學中的第二款是:“根據學生的知識背景、能力、性格設置有挑戰性的目標,使每個學生都能充分發展?!边@里的“設置有挑戰性的目標”,就是在學生的最近發展區教學。筆者的實證研究與之呼應,將現有知識技能水平、學習能力、性格和學校效能作為影響學生最近發展區的關鍵因子。

首先,在測評最近發展區寬度即成績提升區間時,注重建立基于言語推理能力、數字推理能力、抽象推理能力、性格及學校變量的多變量模型,預測學生在自身能力范圍內,經過自身努力和教師或同學幫助所能大概率達成的最佳學業成績。然后,將預測的最佳成績與當次實際測驗成績之差,作為學生當次的即時最近發展區寬度。

其次,確定最近發展區寬度內的教學聯結點。根據布魯姆教育目標分類法制作的雙向細目表,結合學生的最近發展區尋找出學生需要教師、同學幫助的知識技能提升點;再根據香港大學教育心理學教授比格斯提出的SOLO分類理論(SOLO意為可觀察測量的學習成果結構),對題目作答的反應按照單一結構、多點結構、關聯結構、抽象結構進行識別尋找思維教學的聯結點。SOLO分類評價能幫助教師依據學生思維水平現狀,發展其下一水平的高階思維。

最后,將學生的最近發展區融入到個性化練習系統之中,基于學生的最近發展區在專門研制的資源庫中進行智能化習題推薦,從而鞏固強化學生的知識技能,指導學生思維方法提升。

(作者系中國教育學會中小學教育質量綜合評價辦公室主任)

《中國教育報》2021年01月06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yqg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天天捕鱼